碧山遥

关于我

我希望首页所有的太太,永远都不要因为那些小人而删文……

我真的 吐血

你越删他们越开心 他们开心终于把你赶走了 那些黑子 真的毫无道理 作为正常人我们没必要理会他们的真的……


这一篇是写给 @操千曲 的 谢谢她这么喜欢我 哈哈

顺便,《告TW同胞书》出来时候我真的,原地爆炸


林晓梅立在中式雕花的穿衣镜前,披着王耀真丝睡衣。她嫌恶地把金色的刺绣龙纹别到边上去,露出女孩子纤细的小腿。真难得,廿三年过去还是十足少女。或许人家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她在心里吐槽王耀万年不改的审美,永远偏爱白瘦幼的死变态。为此,她特意拉直了头发,卸掉红色甲油,白色上衣搭青色过膝裙子,素颜上阵,清纯国中生模样。今日林晓梅小姐精心准备,势必把勾引这个任务顺利完成。

王耀还在浴室里没有出。他们每交欢都是一次仪式。如果时间来得及,林晓梅想他大抵是要焚香的。他走出来,身躯是格外的白,裸露在外的只有情热。玉山将倾,他含着惯常的笑替她掼好鬓发松乱。林晓梅乖乖的靠在他怀里,被他抱上床,决定此次最好一声不吭。岛内乱七八糟事情,十件有九件她在参与。她现下是来求和。哄他开心了,这样又得几天的安生。

当他摘下她鬓边的花饰时她明显地瑟缩了一下。Tiffany,小女生喜欢的摩根石,又轻巧又俏皮。

“绒花戴久了,颜色旧了是不好看了。”王耀淡笑,“自己买的?”

“别人送的。”林晓梅声音小小,却不敢说名字。现在很少人还敢找她,找她的人也多是别有用心。除了能让王耀生气的那几个还有谁呢,所以她不敢说。

“你喜欢,我可以给你买一百件一千件。再不然,故宫里也还不少。我帮你问阿京要去,不怕他不给。”王耀像是心情很好地样子,抚摩她光可鉴人的长发。

林晓梅哧哧的笑,“那可不敢。”然后她身子一僵。该死,她知道这男人嘴里一篇一篇情话都是引走她注意力的——该死。虽说不是未经世事,总归有几分痛处,她吃不住还是哭了,王家的人都生得一双漂亮眼睛,深黑,浓睫,长挑细媚。所以一哭就格外的招人怜。况她善哭,像她土地上那个大名鼎鼎作家笔下女角,一撇眼就是梨花带雨。

可是这点她哥比她更清楚,泪珠儿一晃,朦胧雾眸把心机手段藏得好严实。最要紧是她心狠,大哥没了办法只有长吁短叹。叫林小妹好得意,鼻子翘上了天。

即便是一等一的大国,又怎样?奈何不得她小女子。她自有生存之道,或许辛苦些,左不过是演戏。三分是做戏,七分是情真。愤懑是真,怨恨是真,委屈也是真——也奇怪,王湾走得早,偏一缕怨气缠在她心口丝丝不散。时日久了她几乎也以为是王湾神魂再生,不过借她肉身,对王耀一叠声地喊,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呵!你看看我折腾你恨你,便我走了,也可千万看住了。

这又与她什么相干?左右蓝营早不成气候,她还是高山族明山秀水养出来的小姑娘,年纪轻轻无知无畏。当然分毫不记得,恩恩怨怨痴痴缠缠,金陵故事秦淮烟水。

所以,她也许会怨,只是由头不同。她怨王耀不肯放手,明明又不是同个人。拿个小姑娘骗自己,有什么意思?

当然这话她不敢再提。老男人说一不二惯了,不准别人驳他的面子——只好轻轻地哼一声。她伸手去拨王耀的碎发,被王耀抓住手臂,那样的力道,永远是带着不管不顾的气势,落下去却是极其温柔。他是从来不肯弄伤她的,一点痕迹也不许有。

“别乱动。”王耀说。

她百无聊赖地顺着王耀的意思摆成他喜欢的姿势。幸而王耀于这件事上比较传统,比本田菊强。又是绳缚又是道具的。她只是让自己呈现出极致的服从,柔艳的、惊心动魄的曲线,在安静得可怕的世界里像是他唯一能拥有的事物。但是他像所有的男人一样,进入时那么坚决,不允许自己的猎物有任何一丝的拒绝。

她咬着唇不肯做声,这是她唯一的一点抵抗。他的指甲修剪整齐,从她身上过时仍是冰凉的。那真是双好看的手,弓也拉得,画也作得,酒也饮得。连从她花园经过,都是优雅的,带来快感像引爆烟花一样,无法阻挡的美丽。她低低呻吟,觉得他指尖简直能搓出火花。他不曾说话,但是他的每个动作都像在作一首诗,一首热情洋溢的诗,歌声和乐曲从她身体里倾泻出来。

空调温度是十七。但林晓梅热极了。她想停止,但她知道凭她现下喑哑音色命令王耀是不可能的。她比个休战手势,王耀点头却未暂停,而是把束发的丝带扯下来,青丝散漫,惊艳众生。

林晓梅目眩神迷,随即有一丝暗喜,这等要相貌有相貌要财力有财力的男人,还不是在她床上吻她的手?王耀用丝带捆住她的手结了一个死结。她醒悟,想要挣扎一下,又想到自己本来要就要曲意逢迎,没奈何,一双长腿缠得更紧更热情。她以为这样是讨好,没成想反惹怒了王耀。先前的柔情消散干净,他的攻势变得稳准狠,就像……几十年前,他似乎也是这样……林晓梅被快感带走了全部心神,却还努力的回忆着,好像他曾经也是这么熟悉的动作……南京城里,醉生梦死。她摇头。那不是属于她的回忆。

那时他吻着她烫卷的头发,听她哭泣,对她说:“千山万水,你也必当回来。”楼外是欢呼和丧钟,他却仍执着于那张娇丽面孔。要不够,要不够的。

现在他说:“我没有教过你。我何曾教你讨好男人,你也不必拿在别人那里学会的在我面前像个槟榔西施发姣。”

林晓梅听着听着像是被打了一耳光。她犟,回了句“那姣婆遇上脂粉客,这是你自找的。”有泪水从她面上落下,王耀一一吻过,她侧过脸去又被王耀扳回来。

他说:“看着我。”

她哭着点头,回应她的是王耀沉默的垂首。她以为他昏昧,望进眼神才知道他锐利而空洞的注视。他在透过她,去寻望一个早不存在的虚影。海角的少女,笑靥和头发在海风里飞。原来——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王湾的的确确是走得太早了,留在她面孔上那些高傲和优雅都荡然无存。王湾是即便委身于人也不改名媛作风的,哭都还遵循着前清的规矩,不让自己太失态。不像她,纯然是心性脆弱,被人恐吓就只会给人像个布偶娃娃牵着走,失了心智。

忽然有一丝怜悯从心底生长出来。她轻轻地说:“她其实想你的。她走的时候,让我学安分别惹事端。”

王耀一笑,“以前最不听话就是她,想不到她会这样和你讲。”其实多年过去,青春靓丽最难记,就像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还存留着英挺军装的一张黑白相。跟她一起发黄,起皱,过着过着就没了。日子是过不完的,他走过这许多年,也算见过好多人,知晓好多事,风月滋味更是尝尽。区区一小岛,原占不住什么地位,那所谓的岛链说破了不过一张纸。偏他不舍得,上了年纪的人,对这些年青时分的故事最珍惜。忘一点就少一点,所以他宁可把林晓梅捧在手里面子做足,一手是玫瑰一手是刀。至于细枝末节处,他也管不着了。他想着那美人临终时,怕也不肯病榻久待的。她最爱美,大抵是一整套珍珠头面穿戴整齐,旗袍一个角一个角熨好才肯上身。她说了,回去就要当姨太太卖笑,那还是海岛上面待的痛快。岂不知今日,还是要以色侍人。

说来七十年,说来也只是一霎眼。

林晓梅有心去装,王耀也乐意捧场。来来回回的口水战,都懒怠去看,其实是星星点点的爱意,还不肯尽数丢了。他实在舍不得,千娇百媚起来,她伧俗却逼人艳光。他手指越收越紧扼住她咽喉,直到她呼吸都细弱,双颊泛起不正常晕红色。他凝神去看,才缓缓地渡一口气给她。他要她生死都在他手上,只有哀求他,臣服他,顺从他,才能苟活,才能求生——难启齿的隐痛,难诉说的衷肠,都付在这一场故事里。

他看那少女一双黑白分明秋水眼,茫然无知的清澈。他笑着,又叹口气。

一场烂尾的情史。




我佛了 我以为9012年了,我的cp已经死透了不会有糖吃了

结果还是上了热搜

心情百味杂陈

明明就是装模作样不痛不痒,或许还夹杂着些许尴尬

但是仍会让人内心升起一丝希冀来……


*剧透慎入


我超喜欢药不然的。

原著最大的亮点,药不然是也。

这位药家小二爷人设好,人品糟,热爱口嗨,偶尔轻佻。痞,滑,刺儿头,一口京片子。外热内冷,看上去自来熟其实跟谁都疏离。

骨子里还有一点点傲。

我对这类外在阳光灿烂内里心机深沉的狠角色毫无抵抗能力。何况,他的外在和内里,实际上是一回事——那就是说,他没有伪装,他既是明朗的,又是阴郁的,并不冲突。只是他不曾展露,那些他小学时还未收敛的暗色。

总觉他是个特别邪性的人物——表面上是个典型世家子弟,锦绣堆里的小纨绔。上来就跟男主斗口,然后“大意”地输给了男主。你以为他是个草包公子,其实人家心眼多得,吓,反正我是不敢招惹。他身上没有什么二代的贵气,就是混不吝一人——你看见了,保准要骂说一句,这个臭小子。能哄会说,要不怎么把我们男主许愿哄得一愣一愣的(诶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呀?

聪明嘴甜心眼活还是其次,药不然最大的特点是狠。真的狠,什么东西说舍弃就舍弃了,说放掉就放掉了。杀人,投敌,背叛家族,没在怕的。看着嘻嘻哈哈的热爱摇滚小青年,其实翻脸动手那都不是事。看不出善恶喜怒,为了完成目标不择手段,把整个五脉搞得天翻地覆,最后拍拍屁股走人。潇洒得很。

他真的是有点邪又特别灿烂的一个人。你看他前半生,意气飞扬,我想弹着吉他穿着白衬衫的他应该是少女都会喜欢的样子吧?但是突然就断裂了,一朝叛入老朝奉,你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他并没有心性大变,他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你,一如昨日。就好像,他从来都是这样子,从来也没改变过。

他老叫我想到解雨臣和萧克明。这两个人我也喜欢得不得了!(私货出没

他和解雨臣还真是有点相似,北京爷们,能来事会来事,出身名门,被交托家族重任。也是心思细密至极,不过小花更安静一点,不是药不然年轻男孩的心性。小花那是我要嫁的男人啊(闭嘴

萧克明也是能说会道骗人技术一流,但更通透些,看得开。究竟是化外之人,我也就不多赘述(也是我喜欢的男人

最后安利一个药许太太 @孔氏停车场 
哇,每一篇都是妙处难与君说。那个韵味和美感,都从文字里面溢出来了。日常也好开车也好,我总是看不腻的(她笔下的小药好吃的要命!)

“北京的一切风平浪静,就像某年某日某人毫无预兆大大咧咧闯入四悔斋开口就要斗口的故事从未发生。”

太太好一把大刀!

捂胸口

太太写得真好ಥ﹏ಥ

药许is real

     本章有疑似大师兄x老萧

     不吃不要点哈哈哈哈,谨防踩雷




 自那事后,杂毛小道果然去的少了——不是不去。但是少了某个器官,他每次回来总是一脸怨念,说花了钱还是只能看不能吃,实在倒人胃口。我诧异,笑说还以为你荤素不忌,怎么这女人间的事情你是一点儿也不懂了?要么去向小妖讨教一下,她有经验。话音未落就挨了小妖一拳,她叉着腰,表示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杂毛小道惊讶得睁大眼睛,问我小妖莫非是和虫虫好上了?那陆言怎么办?我摸着鼻子说,呃,我管他怎么办。这小子看不住女朋友,就算让小妖撬了去,那也是各凭本事……你说是吧,小妖?在我浓浓的求生欲下,小妖只是哼了一声,看来是勉强认可了我的说法。不过她说她没和虫虫怎么样, 但是以前也是有过一段的,我想了想,大约是那个赵糖糖,不过也不好再过多揣测。

       我们这厢讨论得不亦乐乎,杂毛小道脸色却是变了又变,最终古怪的问我,陆左,你不介意啊?我还以为你……

       我说,我为什么要介意啊?小妖追求幸福很勇敢啊,我们应该祝福才是……

       杂毛小道说,我觉着你是看不惯陆言啥也不干就能和那个漂亮姑娘好上——还和你前世的暧昧对象共用一张脸。

       我不知道为什么杂毛小道今天这般不爽利,又或者是,我表现的太过坦然,教他看出来有些演戏的成分?天地良心,我可绝不是演出来的,至于为什么我如此开明,那自然是……

 呃,只可意会。

所以我就再次脑袋一发热,说,漂亮姑娘我见多了,都不爱看。现在站我面前这个,还算能入眼吧。

小妖早就不耐烦听溜进她房间了。杂毛小道看着我,又不知从哪摸出一面八卦镜照了照他自己,撩了撩头发,末了说,小毒物,你眼神可能不太好。

没道理啊,我说的可一点不掺水分,全是客观评价。确实杂毛小道现在不是流行的狐媚模样,也没有太前凸后翘的惹火身材,但是也绝非清汤挂面没滋没味的那一款。光是他的皮肤就够让街上的本地妹子羡慕得紧——东官的防晒霜一向销量都很好。杂毛小道的皮肤是少见的通透的白,他毕竟也是茅山那等钟天地灵秀的好山水里养出来的人,自然和街上人工美白的妹子们不同。他的眼睛——明空目,我觉得我不用再细说了。那双眼睛是男女都见之不忘的,顾盼神飞,明净若深潭。他也不像东官的女孩子一样化妆,很难想象,女性外表的杂毛小道一点都不猥琐,而是清纯干净得像个国中生一样,一头不染不烫的黑色长直发在纸醉金迷的东官简直是异类。大概没有男人看到他不想下手吧。

杂毛小道被我盯得毛毛的,估计是怕我又说出什么来,赶紧告诉我他要搬到大师兄那里去。我一时间没听清,等我弄明白了,他连行李都打包好了,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我抓着他的胳膊,问他,这么晚了,你去哪?去大师兄办公室?他说大师兄把住处同他已说清楚了。并不远,打车一个小时的事。我说,老萧,你是不是……信不过我?

杂毛小道慢慢的说,小毒物,你这话就是诛心了。咱们俩认识有多少年了?我要是不信你,以我老萧的性子,八成中途也就散伙了,还能等到今天?

我知道我话说错了,但是我还是坚持让他留下。他说大师兄对他现下这般窘况似乎有应对之法,总是拖着也不是个事,他就想给处理完了再回来。堂堂茅山掌门,居然被这种不入流的巫术弄到见不得人,说出去太难听。我见他执意要走,便知道拦不住他,只好跟他说你要小心。他笑了,说小毒物你怎的这般婆婆妈妈,我又不是去那刀山火海里走一遭,大师兄于我便是至亲之人,去一趟又能怎么了。我说,我只是心里有点不对,所以提醒你一句。他说知道了,便背着他的剑几步走了出去,头都没有回一下。

门合上的时候,我的心突然空落落的。

这感觉很奇怪,以前杂毛小道出去办事或是远游,十天半个月是短的,我也没觉得什么。现在他只是去大师兄那小住,而且离得也不远,我偏偏就是不快活。

肥虫子不在,我不能勾连意识去打探外界消息了,鬼使神差的我拿着鬼剑就出了门。真的是前后脚,我用遁世环隐匿了气息,就蹑手蹑脚跟了去。或许杂毛小道会察觉,但是我懒得想那些了。

我看着杂毛小道进了一个普通小区的单元楼,然后三楼的灯亮了,然后是关门的声音。其实我若跟去也无妨,毕竟大师兄那里我也不用讲究什么尊卑,但是人都有点偷窥的癖好——我不是说我喜欢偷窥。我只是燃了一张符,在小区绿化带里郁闷地看着烟雾里的画面。

怪不得杂毛小道走的仓皇,语调也不自然呢。

他在——算了,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做法。

他和大师兄很焦急的说了些什么。大师兄摇头,一副不赞成的表情。杂毛小道很坚持。大师兄似乎拗不过他,有点无奈的笑了笑。然后他很认真地,替杂毛小道把头发别到耳后去。好像还说了几句什么。杂毛小道规规矩矩的站在那,看上去像个听话的学生。

他开始解衣服扣子。可能不是很好解开,他就给撕了。

衣服是我俩去上下九买的,牌子货。这小子竟然这么随便的就给撕了。我还没吐槽他的败家行为与小妖简直难分伯仲,他就把短裙也拉了下来。

而大师兄真的就在一旁看着,也没阻拦。

眼看着剧情一路朝着少儿不宜方向发展,符也烧完了。我当时的心情,就像下了某爱情动作片,才看完前戏,电脑死机了。

我心急火燎地又掏了一张剩下的符,总共两张,还是从杂毛小道那死乞白赖要来的。虽比不上千里留影能录下音,但实时转播的功能还是世上罕有的。一般来说,能标记出方位就已经是宝贝了,杂毛小道给我的那就是宝贝中的宝贝,却被我一次浪费完了。

这次烟雾里的画面就是标准十八禁了,大师兄的手都伸到杂毛小道内衣里边了——说句实话我确实看不下去,虽然他还是一脸正气。如果不是大师兄的威压,我大概现在就冲进去救人了。不过,人家也未必要我救,我反正是看着杂毛小道挺乐在其中的。他眼睛亮汪汪的,即使在雾蒙蒙的画面里面也还是亮的惊人。

正当我纠结着要不要熄灭符箓打道回府时,我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好吧,我承认我大意了,在大师兄住的地界燃烧符箓,不引起阵法就怪了。

下一秒我就被扔进了屋子里。

怎么讲,有种抓/奸现场的微妙感。

大师兄和杂毛小道看上去其实还挺和谐——我想,也许我知道大师兄答应杂毛小道的原因了,他披着长发一脸的淡然和柔和,和小姑的相似度怎么也有百分之七八十吧。

怪不得大师兄看着这样的杂毛小道,竟然有种怀念和温柔的神气。

杂毛小道看见我的时候,表情很像是要提剑来砍我。不过他只是把衣服又拉回去了。

然后没好气的问我:“你来这干嘛?我和大师兄有正事,你别打搅。”他的嘴唇有点发红,声音都是软的,我知道那是情欲催动的迹象。

大师兄也只是看了我一眼说“陆左你先坐下,我和小明还有事”就没再理我了,我现在的内心是真的有点崩溃。

要在我面前演两个男人的活春宫,绝对不行……

当初为李晴那档子事儿进gay吧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现在让大师兄和杂毛小道给我演了一出真人版的,这我可受不了。

于是我鼓起勇气问了句:“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大师兄,你为什么要……?”

杂毛小道喘着气说:“陆左你能不能别老打岔……花间山阴基,我没同你提起过么?”

“我哪知道和大师兄你也能练?”

“理论上而言,练功者的修为越高,效果越好……陆左,我们这也是无奈之举,你不要挂怀。小明这个事情,实在拖不得,茅山那边已经察觉到一点问题了。”大师兄解释道。

我知道。

我知道他们有很多合情合理的理由,我知道杂毛小道和大师兄都有苦衷,但是我仍然十分不痛快。

那一刻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我希望和杂毛小道练花间山阴基的人是我。





标签:苗疆蛊事 左道

诶,海天三亚卷真的是神奇的一卷。

这一卷的陆左对杂毛小道,情感上简直实现了质的飞跃和突破(毫无铺垫!而且是理直气壮、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这一卷的陆左,拥有了某种谜一般的“我要负责”的自觉(我一度以为我漏看了一节他们搞上了的情节……

这一卷对主线影响并不大,但在感情上简直狂飙猛进。准确的说是,杂毛小道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陆左就……怎么讲,心理活动愈发细腻了,处处是爆点,处处是狗血,看得我是应接不暇、心绪起伏。

莫名有了一种“我们都已经定亲了,你怎么还花天酒地”的,深闺怨女感……


比如说喜闻乐见的名场面“浑把我当作了瞎子”

名场面,请各位划重点!划重点!四娘子和杂毛小道有没有一腿都还另说(毕竟老萧一本正经地否认了,还真有可能是不上床纯修炼),但是陆左的不高兴简直写的明明白白。

我觉得陆左对自己的定位可能有点问题。


再比如说

“不过说起来,杂毛小道跟其余七剑好像并不是很熟,但跟尹悦却似乎认识多年一样,莫不是这里面,还有着什么故事?”

陆左我寻思你以前也不这么八卦啊?不是说对杂毛小道的过去不感兴趣吗?

杂毛小道行走江湖,过去的事情多得很,你想听什么故事?还是说,你觉得他们有什么故事?


“我心中暗自谋算,面上却不表露出来”

emmmmmm陆左的小心机。其实尹悦是大师兄的下属,跟老萧顶多也就是认识的关系,然而这样陆左都要谋算一番。

当然啦,其实陆左对尹悦一星半点的吃味是可以理解的,他不怕老萧流连花丛,就怕老萧有个他插不进去的青梅白月光陶陶,这是老萧和别人的“过去”,应该算是陆左的残念。

可能这就是陆左比较介意尹悦的原因吧。已经有了一个青梅(亡故),再来一个他还真架不住。不过神经敏感成这样也是够了。

对四娘子的不爽也是可以理解的,都在眼皮子底下杂毛小道还好死不死的天天去跟人家双修,搁谁谁也不痛快。

但是后来么……连老萧惯常的沉迷花丛慰问失足妇女陆左都开始不开心了!

陆左我觉着你是得寸进尺啊!兄弟不去找女人难道要找你吗!

摇头.jpg

   

【 回到我们所住的别墅,杂毛小道翻看纸条,叨咕着今天下午要到那几个美女的电话,到底打给谁好呢?

    我有些饿,在立柜里翻找些吃食,瞧见他真的要出去寻欢作乐,不由得一阵郁闷,斥责他道:“你刚刚对四娘子下手成功了,有没有必要这么饥渴啊,虽说明天的会议你不用参加,但是这次与会的,多是卧虎藏龙的高手,倘若出了岔子,人家治安部门清一清场子,把你弄了出来,岂不是丢了大脸?便连大师兄脸上,那也是无光的……”】

这借口找的,这官腔打的,果然当了gwy陆左一套一套的。

还扯虎皮拉大旗,大师兄伐开心。

从四娘子到尹悦到各色美女,陆左的醋能吃遍三界五行。


之后更是沦为了冷落空房的寂寞主夫(大雾)

【手机听筒里一直嘟嘟嘟地响,过了差不多半分钟的样子,才接通,电话那头才传来杂毛小道懒洋洋的声音,喊我小毒物,说怎么样,聚餐完了么?

 我问他在哪里,我有事情要找他。他嘿嘿笑,说他在外面吃夜宵呢,要不要过来?我听到他身边有女人轻轻的笑声,而且声调还不一样,显然不止一个人,眉头一跳,说艹,你今天不会又跑去按摩桑拿了吧?】

诸位,看看这令人神伤的凄凉场面,所谓我一日辛勤回到家,你却背着我出去拈花惹草……

然后就有了异常经典的抓♂奸一幕:

【我待在住处也是无聊,而且心里面闷得慌】

可不是闷得慌吗,之前杂毛还在和他躺在沙发上看着电影哈哈大笑气氛又温馨又日常呢,一个眼错杂毛又跑去撩妹子了

陆左之前几卷都是“随他去吧 管我p事”的淡定,现在却是“岂有此理 不可饶恕”的怨念……

【我点头笑,随便聊了几句,然后站起来,朝着杂毛小道使眼色,他朝着这几个女孩儿说了句失陪】

【杂毛小道拍着我肩膀,我很自觉地站起来去前台结账】

【完了之后一扭头,瞧见这家伙居然开着一辆黑色奥迪在马路牙子前停下来,然后叫我来开车,他自个儿钻到了后车厢里去,和两个妹子挤一起。

在外人面前,我极为给这个家伙面子,闷不吭声地当起了小弟,将这三位美女给送到了一家星级酒店前,瞧着她们扭动着婀娜曼妙的身影走进酒店,我才一把抓住杂毛小道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老实交代吧,什么个情况,这三个妹子到底哪里有问题了?”】


瞧瞧,还知道在外人面前给杂毛小道留面子,回家再抽打。

甚至还负责结账。

然后杂毛小道就被一波带走了。

我不由得深深思考,是什么让直男陆左面对美女嫩模冷淡敷衍、而对杂毛小道怒目而视的……

这里有个地方挺好笑的,嫩模挑逗陆左,让他吃点牡蛎,对身♂体好。

陆左的心理活动是: 牡蛎壮阳,这玩意吃了可不得烧得慌。

人家妹子的言外之意,陆左你不要装听不懂了!你就是故意的!



而进入灵修会以后的剧情,更是emmmmmm

陆左人设并不禁欲,怀里抱着妹子也不是坐怀不乱那一款,就是普通直男,面对美女就会心动神移的那种。

然而面对灵修会无数美女的引诱,别的男人个个“热血喷张”“解放天性”陆左却表示:

【 这些女人的长相和身材,自然都是上等水平,按理说素了忒久的我,心中欲火当时就应该要被点燃,然而说出来大家还别不相信,我真的就是心如止水,瞧见这些美女那遍布血丝欲火的双眸,我竟然有一种看待动物园猴山那些红屁股猴子的感觉,一点儿冲动都没有】

为什么呢?陆左,究竟为何变成了清心寡欲的柳下惠?

我们再来看看他都在干嘛:

“不由得瞥见了杂毛小道一眼”

“然而扭头一瞧杂毛小道”

“这个家伙外表看着不怎么样,但是因为常年锻炼的关系,一身健硕的疙瘩肉,而且还有好几个早年留下来的伤疤,沧桑冷酷,相当美形”

不看美人看基友的肉♂体…………………………

…………………………陆左,杂毛小道现在跟你一样没穿衣服呢,你开心就好。



而面对肚皮舞美女,他是这样的:

【这一番肚皮舞跳得波涛汹涌,简直就是……

    得,我也不形容了,反正大多数男人的眼睛都直了,口干舌燥,不住地咽着口水。

    我低着身子,掐了一把杂毛小道的大腿,恨声低低说道:“老萧,你个龟儿子,有没有找到罗金龙那个王八蛋?”】


讲道理,你掐老萧干什么???他又没看???就算看了你生气啥???

你还掐他大腿???

你???

你还是不是个正经人(痛心疾首.jpg


还有一段我看了十分惊恐(经基友解释是我断句有问题OTZ

【那女人瞧见杂毛小道这般体格,立刻心中痒痒,围了上来,上下其手,好是一番fu弄。这种行为,在我这边自然是享受,在他那边则是实打实的折磨】

嗯???陆左享受的是什么???

对杂毛上下其手咩???

惊恐.jpg






而尤为感人的是,我们都知道这一卷并没有太难打的boss,对此左道也是很明白的“:这并不是什么苦差事”。

但是陆左还是习惯性为杂毛担心。

“不由得担心起比我先进入那镜墙之中的杂毛小道起来。”

“他游走花丛的经验比我要老道上无数等级,我却依旧担心不已。”

这是什么!!

这是爱呀!!

就算你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人调情!上床!我生气完了,还是要担心你……

吃糖齁死_(:з」∠)_


而且陆左的基友滤镜越来越严重了。

杂毛小道一招龙抓手,他都能吹:“到底是茅山真传子弟,身如鹰鹫,爪如刀锋,形如烈马,气势如虹,明明极为猥琐的一招,却被他打出了最惨烈的气势来”

“平日里口花花、色迷迷的小道士这些年来寻花问柳,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莫名宠溺感)

唉,我还能说啥,陆左,你高兴就好。




顺便说一句,我真的超喜欢这段。杂毛无敌可爱!!!可爱爆炸!!!

【杂毛小道争辩道:“没那玩意,你以为我怎么是回复功力的呢?”

    大师兄也不好说他,直摇头,说:“你啊,天天跟陆左在一块儿,也不知道学点什么好的……”

    杂毛小道笑了:“你别看陆左这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他沾花惹草的手段,说出来吓死你。”】

亲亲我们杂毛!(被鬼剑追杀




标签:苗疆蛊事 左道

后知后觉意识到……原著陆左有一大部分时间讲的是广东话?!

“我不是初哥”

“你做咩啊”


纠葛和矛盾会使人痛苦,但是在文学作品的角色身上被无限放大以后,就格外迷人


连着好几天,杂毛小道都不乐意见我。我不知道他是生我的气还是觉得尴尬,既然他不愿,那我也不会自找没趣。权当我多了个———算了,再说下去杂毛小道可能要引雷劈我了。

杂毛小道每次一有烦心事情,符箓画不出来或者功法练得不到家,就喜欢出去摆摊算命,这是他体悟人生的一种办法。今天他照例出去,中午也没回来吃。我让虎皮猫大人去看看,大人说,杂毛小道在那娱乐场所逍遥呢。

以前也罢了,他是我兄弟,我不管他。现在他明明顶着女子外表,如何逍遥,莫非是去了拉拉酒吧?我心下诧异,打了电话给熟识的朋友一查,他去的就是正常的夜总会,我再也坐不住,匆匆过去。

进去以后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杂毛小道穿着和东官年轻女孩子一样的白色吊带,那蕾丝裙边短得令人移不开眼,露出又白又长的腿来,和一个中年老男人有说有笑。那男人还把手伸出来,让杂毛小道给他摸骨,杂毛小道竟也应下了,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男人手腕上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

这动作甚为微小,但我的目力比常人好得多,一眼瞥见,又是气又是笑。敢情他不是去买笑追欢,而是来卖笑了,要让茅山那帮老头子知道怕是得活活气晕过去。

我疾步走过去,看也不看那男人就拉着杂毛小道走,杂毛小道十分不满,却挣不过我,只有跟着我离开,临了还不忘对那男人瞧上一眼。

“老萧,你是不是真把自个儿当女人看了?就算是,又怎么能做那种勾当?”对于我的质问杂毛小道颇为无辜地摇头,说他只是给那男人算个命,虽然地点不对,但工作可是正正经经,一点儿没别的。

我说我又不是瞎子,摸骨能用得着挠人家手腕?能用得着给人家抛个飞眼?那男人年纪和我爸差不多大,你能看得上?

他笑,说又不是李晴,怎么会喜欢男人,现下顶着这副躯壳,利用一下也未尝不可……他又不是小女孩儿,心里有分寸,人家就是打个擦边球。

我说我是短着你吃短着你穿了,为了点钱就出卖色相?他很委屈的道,以他这副样子,不管是小姑娘还是大洋马,都要加价,小毒物你那点钱不够……整整一天算命摊儿也没漂亮妞光顾,来的全是男同胞,他没奈何才铤而走险的。

我只能说,杂毛小道对广大失足妇女的热爱,已经超越性别了。

对此我实在没了脾气,只好威胁他,如果他以后再犯,就别想问我要一分钱。他连忙道歉,说以后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了。我看着他细细的吊带,把外套脱下来,说夜里冷,你披着吧。女体性阴,禁不起寒。

他略显不自在地穿上,忽然又笑,说小毒物,你莫非是在吃贫道的醋吗。

我说我接受不了一个伪装少女的猥琐男,还是免了。

他说,小毒物你真的要我肉偿,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他十分做作的低下头去,不过那几分做作在他女孩儿的清丽脸蛋上显得甚为可爱。我说话也就没过脑子,说成,你就陪我一晚上,也把你下山以后的伙食费住宿费结了。当然你问我借的钱另算。

他一愣,说人家是舍命陪君子,你这可不太厚道啊小毒物。

我说,我是乡下来的穷小子,本来也不是君子。

越说越没溜了。

他哈哈一笑,说那容贫道回去准备准备,呵呵,呵呵……我抓住他的胳膊,说你堂堂茅山掌门,不可毁约背诺啊。他哭丧着脸,说小毒物你饶了我吧,大不了变回去之前我不过来了就是。

他只当我是恼他日日来这烟花地,其实——

说真心话,杂毛小道穿蕾丝裙真的挺好看的。




标签:苗疆蛊事 左道

© 碧山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