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山遥

关于我

意识流速涂 无逻辑


人不能随波逐流。王耀说。他向来把那句话挂在口头上,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两个在美国人听来没太大分别,不过后一个更好的展现了王耀野心勃勃的本质,也成为他罪过的证明。

但是他是对的。他们都善于把握那股看不见的风,叫它吹到他们想要的方向。如果不能,就乘风而起。他们从来不会商量这些事情因为总是不谋而合。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当你和你的对手戮力同心的时候,——这真的不是好现象。美利坚曾一度为此感到恐慌,可是他很快就释然了。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得感谢王耀,感谢他那种偏于柔和老练或者是阴狠的手段,他离不开王耀,王耀也离不开他,这样的制约保证了他们两个中占据弱势地位的那一方也不会输,因为对手得分出一半精力去帮他渡过难关。这是一条只共两个人乘坐的小舟,倒了哪一边,他们都会葬身大海。

而如今这片海已然掀起滔天巨浪,至于灭顶。

王耀的神色并不好看。他甚至有种孤高的沉重。沉甸甸的阴影压在他眉毛下面,黑色的头发和眼睛在此刻无比苍暗。

那不是阿尔弗雷德熟悉的神色,不是温和不是怒火,不是悲痛不是狡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的表情真实地反映了他现在的内心状况,而不是做给阿尔弗雷德看的姿态以示他的某些要求或立场——王耀很早就不和他真的吵架了,如果他表现得愤怒那只是他得到他需要的东西的必要基础。

美国人开始好奇。他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一贯十分旺盛。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不该这样。王耀说完突然又笑了,那种灿烂反衬出刚才深重的阴影,像是刀尖明亮的反光。抱歉,我说错话了。他补充道。聊胜于无。

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王耀词不达意,好在他还是敏锐地抓住了一些王耀不想让他觉察的东西。王耀在想,假如那潮水是错的呢?假如他们走到顶端却发现那不过是个骗局。那时刻胜利无疑是种莫大的讽刺。他之所以如此失态是因为他从未质疑过,因为他也从未想到过这需要怀疑。升平世,太平世,天下大同,万邦来贺,这不过就是他所求的。

阿尔弗雷德是比他要明白的,这很难得,竟然有王耀一头雾水阿尔弗雷德心如明镜的事情。情况就是这样。无关傲慢与偏见,忠贞与谎言,只不过长久岁月一笔勾销了所有尚存的孤勇,他没有去想来势汹汹,洪水滔天。阿尔弗雷德想到了。但是他说,如果我死了,世界就会死。所以管他妈的洪水滔天。

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所愿的更加糟糕,糟糕透顶。

所幸这是阿尔弗雷德很早就明了的事实。他从未因此抱怨和不满,他稳稳当当走在平衡木上。一手拿美钞,一手举起步枪。这些就是他藉以捍卫自己也为之捍卫的东西,不多,但是够了。他不像王耀想得那么复杂。何必呢,只要我们一天还存在着,就一天得为自己的人民负责,所以你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没用的?我以为你比我功利得多。他质问王耀。王耀说是的,我知道我们都必须这样做,这是我们的责任。可你并没能对这个种族负责——你能保证下一个一百年,一千年,你还有为人民而活的机会吗?

不会有千秋万代的。王耀摇着头。他的样子恍惚而悲凉。我也不会是。

这种时候他反感到荒谬。他们这样的一群人,为了土地、梦想和无穷的利益而往来厮杀,他们曾经都有过那一丝触动,在他们尚未被世俗的国际社会磨练通透时。他曾经长久地瞭望星空,每一颗都印在他眼睛里面,反射出破碎的星湖。

你让我失望了。王耀抚摸着他的脸。刻画出眉弓和嘴唇的纹路。

你也是。阿尔弗雷德说。我现在开始怀念那个输出革命的家伙了。

恍惚之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那年头,五洲四海都是风雷,觉醒的口号层出不穷,人人怀着不同信仰和理念与战后的贫穷饥饿斗争,他看得出每一个民族都闪烁着不屈的光辉。无论是所谓良心的反叛抑或解放的浪潮,他们毕竟同样崇高,为了理想,为了未来,为了所有忠于信念的人。也是那时节,他们年轻的躯壳下,也尚存放着不曾老去的灵魂。即便是王耀总被阿尔弗雷德嘲笑年纪大,但其实共和国还不足成人。一切都是新鲜的,热气腾腾的,冲动的,还有无理由的爱恨。海浪冲刷,沙石流数,物换星移。他们还是坐在同样的桌子面前为同样的东西争执,但是王耀不会再对他拍桌子慷慨激昂了,阿尔弗雷德也不可能再和他认认真真辩论上毫无实际效果的意识形态问题。对话务实而明确,力求大局稳定,不间断的利益输送和人文交流。这些就足够支撑起他们每一次的话题了,毋需再有别的不合时宜。

比如感情,比如信仰,比如拯救和奉献。这些都轮不到他们两个之间去谈论。可以忽略尽吗?可以不承担吗?王耀想问又吞下。他和阿尔弗雷德都不会有勇气面对,他要霸权,他要振兴,分不出更多一丝精力。

到此为止。阿尔弗雷德背过身去,王耀,你过界了。

王耀一怔,也笑道,是我过界了。他凝视那个不可一世的霸主,笑容一点点沉寂下去。

他说:那继续?

继续。

还是这样?

还是这样。

别认输。

我不会的。




标签:APH 金钱组 米耀

 

评论(1)
热度(87)
  1. 白令海峡报纸储存处碧山遥 转载了此文字
    回望一年前的时局金钱组之间的对立博弈合作 正如刀枪酒杯玫瑰交织其实一直都没变过今日份金钱组推荐☑️
© 碧山遥 | Powered by LOFTER